nancy的阿狸

伏八洁癖 不逆不拆 脑洞有但文笔差 cp都属于原作 ooc属于我 产粮均为自我满足 慎食 欢迎勾搭

♢呐,若能将一切舍弃的话,「笑着活下去」这样的事情就会变轻松吗?

cp属于伏八
ooc属于我
防雷预警,新人一枚。文笔渣,ooc可能有
慎食

part 1

「11月16日」

深山中,一个青年定定的站在树林中。

那如火一般的橘色头发被雨打湿,无精打采的贴在头上。

他的面前有一块相对平整的木板,似乎有些随意地被插在了一个小土丘上。木板很粗糙,不过应该是经过了简单的加工,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几个字。而从这个土丘的情况看来,与其说是天然形成的,倒不如说应该是不久前才用土堆出来的。

他低着头,试图用刘海遮住自己的脸,不让别人看到。雨水滑过他的脸颊,他却丝毫不受影响,仿佛已经失去了感知外界的能力,麻木的伫立在木板前。


“八田哥站好久了啊……”

“镰本,别过去。”

“可是八田哥他……”

“由他去吧,小八田他需要一点时间。”

不远处的两个人都尽可能地压低声音说话——可惜他们的对话没能逃过八田那遗传自老妈的灵敏的耳朵,只是此时那些对话对于他而言早已失去意义。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昨天还对自己恶语相向拳脚相加的人,今天突然变得如此安静,仿佛开启了超长待机模式一般,在这不知名的偏僻山坳中一睡不醒。

“混蛋猴子,你不是说要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厉害之处么?给我出来好好表现一番啊!反正肯定还是会败在我八尺鸦的手下的!”

“混蛋猴子,你不是总喜欢大声叫我的名字的么?明明都说过几百次不许叫了,你还是不改口。怎么现在不叫了?”

“臭猴子,你不是总要贬低我最爱的吠舞罗了么?出来说啊!”

“臭猴子,你给我出来啊……躲躲藏藏的这一点都不像你啊……”

“saru……”


“草薙哥……你看八田哥他……哭了?”


草薙扭头眼神复杂地看了眼八田,却没有回应镰本。他吸了一口烟,仿佛要将那烟雾与苦涩的心情一同深深吸入肺中。

“啊……也可能是我看错了吧……八田哥怎么会流泪。”看到草薙的眼神,镰本意识到自己似乎多嘴了,于是讪讪地补上一句。



八田固执的认为自己并没有难过,只是这雨太大了,把他整个人浇了个透心凉;只是雨太大了,雨水不停地滑过他的脸庞…

“臭猴子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努力的说服自己。

但事实上他已经在那块刻有“伏见猿比古”字样的木板前伫立良久。


木板下的小土丘里埋着的是一件破烂不堪的蓝色外衣,那是伏见猿比古曾经一直穿在身上的工作服,也是八田唯一找到的与伏见有关的物品。


那属于青组的骄傲的蓝色,就像过去那个让八田无比骄傲的伏见猿比古。

————————————————————

最近圈里的糖好甜,突然想吃点咸的粮……(被揍飞)
总之就走上了割自己腿肉的路,来点小虐怡情的情节。
感谢没有嫌弃lo主渣文字看完了这篇的你,么么哒。

lo主会努力把它写完,但速度会非常慢,三次元太忙碌所以~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