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cy的阿狸

伏八洁癖 不逆不拆 脑洞有但文笔差 cp都属于原作 ooc属于我 产粮均为自我满足 慎食 欢迎勾搭

♢呐,若能将一切都舍弃的话,「笑着活下去」这样的事情就会变得轻松吗?


cp属于伏八

ooc属于我

防雷慎食

不定期连载

前方开虐,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part 3


HOMRA酒吧。

“……八田?小八田?”

“唔哇!对…对不起,不小心走神了。”

察觉到自己居然一大早就走神,八田有点窘迫,慌乱地向草薙道歉。

“美咲,还好吗?”

“啊,没事,我没事。安娜早安!抱歉让你担心啦,嘿嘿”八田扯出一个笑容。

「那个事件」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八田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他和往常一样,起床,到homra报道,巡逻,打工,回家睡觉。那天那个失魂落魄的八田仿佛只是草薙和镰本的错觉,从未存在过。

“八田哥真坚强啊。”

镰本,翔平和千岁三人随意地坐在HOMRA的另一边。看着坐在吧台前的八田美咲,镰本突然发出这样的感慨。

“镰本你为什么这么说?出事的不是青组的人吗?而且八田君不是一向跟那个人交恶么?”

“哇……不是吧?翔平你不知道?”千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翔平。

“啥?我不知道什么?”翔平更加迷惑不解了。

“嘘……声音小点啦。嘛,不过也是,翔平你来的比较晚,所以不知情也正常。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八田君和那个人的关系远比你想的复杂哦,他们也不是单纯的交恶啦。对吧镰本?”

“呃……嘛,算这么回事吧。”

突然被喊到的镰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吧台的方向后敷衍地回答。虽然镰本知道的内情比homra其他成员要多,但他不知道这些能否公开,索性就顺口敷衍,希望尽快结束话题。

“诶!不是吧?千岁你还知道啥?快点告诉我告诉……”

“咳咳。草薙哥我去打工啦!”

八田突然站起来,把另一边的三人组吓得闭上了嘴。

“又不吃早饭了吗?小八田你这样下去会吃不消的哦?”

草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担忧地看着八田。

“没事啦草薙哥!我昨晚好像吃的有点多了,现在没什么食欲。嘿嘿,我走啦!”

八田抱着滑板离开了HOMRA。

“惨了……我们的谈话绝对被听到了吧?”

“还不都怪你!要是翔平不问的话……”

“哈?明明是千岁的声音太大了吧?”

“喂喂你们两个…”

镰本试图阻止两人,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你们三个是不是太悠闲了无事可做啊?那我给你们找点事情做?”

“草…草薙哥我们错了!我们这就去巡逻!”

三人逃似的离来了homra。

“哎……真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草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出云?”

“没事的安娜。小八田大概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吧。毕竟对方可是伏见,小八田能振作起来已经很让人欣慰了。嘛,不过这个坎也不是那么好过的,而且我们谁也帮不上忙,现在这个状况……只能靠他自己调整了。”

出云柔声地安慰安娜,尽管他说的有理有据,但他明白那都是苍白无力的字句。

敏锐如草薙,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八田只是在努力装作没事的样子?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八田其实有多么在意伏见?

伏见离开homra之后,八田每天在HOMRA待的时间变得比以前更久,可以说除了睡觉和打工之外他几乎都在HOMRA。在这里蹭三餐,偶尔也会帮着出云经营店,更多的时候则是在这里跟大家吵吵闹闹的,仿佛是想要用这种方式赶走友人背叛带来的负面情绪。

尊走了之后homra曾一度濒临解散,草薙为安娜的事情也离开了homra。听镰本反馈,那段时间里八田总是恹恹的,整天泡在没有人的HOMRA,连自己的住所也不回去了。可是那段时间里八田仍有按时吃饭,虽然吃的不多,但至少不像现在——一天一顿,甚至不吃。

多多良去世的那会儿,愤怒的八田为了找出凶手毫不吝啬自己的体力,打工之余总会奔走在大街小巷里四处搜寻线索,那时草薙没有制止,是因为他知道八田不会勉强自己。而现在,虽然比起多多良那一次八田掌握了更多的信息,但他看起来却更加急躁。短短一个星期,草薙就不止一次地委婉劝阻八田别太拼命,可是八田总会还草薙一个笑容,说着“不用担心”。

一个过度悲伤的人可能会变得歇斯底里,也可能会变得不像自己。冲动热血如八田,谁都知道这个橘红色头发的小伙子是个沉不住气的家伙,这次他一反常态,在伏见的事上急躁却不鲁莽。在HOMRA酒吧的八田与平日里并无差别,依旧跟大家吵闹着。但无论他再怎么活跃,那偶尔走神的状况还是暴露了他不在状态的事实。因为每一次当他出神地盯着某个角落发呆时,他那双明亮如火焰的双眼里装着的是满满的愤怒和哀伤,还有那么一点后悔。草薙很想帮他,可他明白这个世界上能帮助八田走出阴霾的人只有伏见。只是这一次……只有八田自己,再无人能帮忙。

最近八田的行动更加地不顾自己了——尽管他在刻意隐藏,但草薙还是发现了他在透支着自己寻找凶手。

“小八田,别勉强自己啊。伏见已经走了,你不能再倒下了。”草薙望着八田离去的方向喃喃地说着。





“据悉,这次城郊发生的特大火灾已经确定是人为引起的,死者1人,信息不详。而有关嫌疑人的信息septer4方面表示不愿意透露更多,只表示会全力以赴,请市民安心……”

八田心不在焉地擦着盘子。

一周前八田特意与店主协商申请将自己的打工工作从侍者改为在厨房刷碗,一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在状态,担心会给店里添麻烦,二来则是躲在厨房就可以避免听到电视新闻。

他明白自己这么做只是在逃避现实。就算躲在后厨,电视的声音依然能穿过嘈杂的人群传到八田的耳朵里。不,或许应该是八田那遗传自母亲的灵敏听觉总会自动捕捉与伏见有关的任何新闻。

他无论如何都不想接受伏见死亡的事实。明明一天前还在嘲讽自己的家伙,仅仅一个晚上,和他有关的就只剩下一件衣服,八田接受不了。

“一个叛徒而已,我才不会为他难过。”

八田愤愤地想着,泪水却不争气地涌现,在眼眶里打转。

“什么‘今后彼此还可以有无数次的冲突,所有疑问和愤怒都可以朝对方发泄,也还可以找对方谈话’啊,真是讽刺呢。”


这几天八田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尊哥去世那天的自己。

在多多良去世时自己没有失控,是因为还有尊哥会带领他们为多多良报仇;在尊哥走后自己没有倒下,虽然八田不愿承认,但确实是因为伏见还在,还可以见面还可以说话还可以打斗,这都支撑着他令他重新振作;现在伏见也从他的世界消失了,今后彼此再也不会发生冲突,所有疑问和愤怒都再也不可能朝对方发泄,以后想找对方谈话也只能是对着一块木板自言自语了。他觉得自己仿佛暴风雨中的一艘小船,找不到未来的方向。


冬日里的太阳病恹恹的,明明是个大晴天,阳光洒在身上却没有丝毫暖意,反倒是不时吹过的寒风让人瑟缩。

一晃眼就到正午,八田的打工已经结束,现在正漫无目的地踩着滑板在街上游荡。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也找不到归宿。虽然他完全可以回HOMRA,但八田认为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在HOMRA呆着也只会徒增安娜和草薙哥的担忧。伏见终归是早已脱离了赤组的“叛徒”,身为突击队长的他没有理由在homra的大家面前因叛徒而悲伤。可他控制不住自己,忙碌起来还好,一旦稍有空闲,悲伤就像洪水猛兽一般向八田袭来,他只能逃避。

等八田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鬼使神差地竟来到了这个令他熟悉又痛心的地方。三年前,这里装满了他与伏见的故事。那时候的两人不过是乳臭未干的小鬼,睡着上下铺描绘着心中一个又一个疯狂的想法,充满干劲地试图将这个无聊的世界掀个天翻地覆。后来当他们拥有了力量,开始有些靠近当初渴望的“不平凡”时,两人却分道扬镳各奔东西。虽然八田到现在也不明白伏见为什么要背叛homra,可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得知真相了。

用力甩了甩头,把自己从回忆里扯出来,八田抱着滑板溜进了曾经两人住过的这个小小的屋子。

静寂了三年的屋子终于多了一点声音。屋内的陈设一如当年二人离去时的模样,八田定定地看着屋内陌生又熟悉的一切,眼睛却慢慢泛红。然而没等八田睹物思人泪流满面,他就发现屋里有些微妙的变化。

明明已经三年没有人住,却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积满灰尘和蜘蛛网。曾经被八田捡来并由伏见修好的那张暖桌上放着一罐可乐,记忆中他在离开这里时有好好打扫过房间,桌子上应该什么都没有才对。八田觉得一定是自己眼花了,他的脑海里涌现出无数种猜测。他三步并做两步走向暖桌,拿起了易拉罐。

“空的啊。我还以为是猿比古……嘛也是,那个混蛋怎么可能会回来这里,当初还是他主动搬出去的呢。兴许是我记错了,走的时候忘记把它丢了吧。死猴子,你倒是快点滚出来给我解释解释啊。”

八田就这么坐在桌前,把玩着空易拉罐。既然来了,干脆就在这里消磨下时间好了。不知为何,明明已经三年没有回来,这里却还是能让他完全地放松自己。突然他的动作停止了,将目光停留在了这罐可乐的出厂日期上。

那是伏见去世的前一个星期。

难道……

仔细一看,在生产日期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刀刻的痕迹——「Mi sa ki」和一个不明所以的「12/11」,八田的直觉告诉他这应该是个日期。好巧不巧地,这个日期之后两天的14日正好是八田得知伏见去世的日子。

臭猴子,你回来这里做什么?

压抑了一个多星期的情绪突然在这一刻犹如洪水猛兽一般爆发,眼泪失控地在脸上肆虐着,八田觉得此刻自己的心脏仿佛被钝器狠狠地击中。他用力地捂住嘴不让自己的哭腔漏出,生怕被人发现。

可乐是他们曾经最钟爱的饮料,每次看到可乐八田总会想起曾令他和伏见骄傲不已的默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自从伏见加入scepter4以后,八田赌气再也没有买过可乐,他再见到伏见时,发现伏见的手里拿的都是咖啡。他一直以为在伏见眼里他们过去的一切都不过是游戏一场,直到看到这罐可乐时他才惊觉原来伏见也曾重视过他们俩的羁绊。

臭猴子。猿比古。给我滚过来好好解释清楚啊!你也不想的吧?可是你为什么要选择背叛?为什么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走了啊?

八田突然觉得好累。兴许是这压抑太久的泪水带走他太多体力,兴许是这偶然的发现带来的大喜大悲让他再无力承受。一切都太晚了。想说的话,想抱怨的事,想问的问题,再也没有办法传递给对方了。

他爬上了高低床的上铺,躺在伏见曾经睡觉的地方。尽管被子床垫什么的全都没有,但八田还是执拗地想要在这里呆着。尽管已经过去了三年,可八田觉得这里依旧有伏见的气息,他已经不想去分辨这种感觉究竟是幻想还是真实。哪怕只是自己脑补出来的也无所谓了,他就这么贪婪地躺在伏见的床上呼吸着,眼皮越来越沉重了。

一个星期都没怎么睡好的八田就这么在伏见的床铺上静静地睡着了,眼角还挂着没有擦干的泪水。夕阳的余晖毫不客气地填满了这个小小的屋子,照在八田的身上仿佛给八田盖上了一床金色的毯子。虽然不合时宜,但这个画面十分温馨,一如当年伏见与八田坐在这个小屋里相互依偎着沉沉睡去。




八田多么希望醒来的时候伏见还在身边,还能嘲笑他睡糊涂了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他多么希望,伏见的死只是一场噩梦。

—————————————————————

这一更真是心力交瘁……

首先是早几个星期前就在手机上写了好多,结果一场意外手机内容被全部清空,心都碎了……不过还好大纲还在,还可以重头再来。

结果第二次心力交瘁则是承受了来自三次元对智商的暴击之后,感觉写出来的句子都已经惨不忍睹了。尽管修改了好多遍了但还是不满意,越来越嫌弃自己的小学生文笔了……

最后是内容。这一章想写的虐一点,结果被自己的脑洞虐的死去活来,写出来却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真的在写虐。。

不过还是顶着头皮发出来了。希望我想传达的情感真的传达出来了。酱。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有什么想说的欢迎评论www

评论(2)

热度(22)